拾荒妇脚溃烂断生计12岁小儿被迫停学顾妈妈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拾荒妇脚溃烂断生计12岁小儿被迫停学顾妈妈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(大山脚11日讯)一名单亲妈妈陈桂英,多年来靠拾荒与孩子相依为命,然而一次在路边捡铝罐时,不小心跌倒被野生植物的尖刺刺伤双脚,自此双脚开始肿胀、甚至溃烂,每天必须到医院清洗伤口,让她痛楚难当。
自从她双脚受伤后,仍忍着痛楚,骑摩多载孩子到路途遥远的学校求学,再自行到医院清洗伤口。如今双脚已肿到她无法行走,她无法再骑摩多去医院,更无法载孩子上学,孩子已十多天没上课。
今年45岁的陈桂英是与12岁儿子萧凯伦居住在打曼茵碧英达组屋。《》记者是周二下午在当地社委会主席刘津及威省慈联会一行人带同下,前往探访这对母子。

肿胀发黑查不出病因

提到双脚,陈桂英不禁留下眼泪。尤其因为脚痛无法载孩子到学校上课,耽误了即将面对小六评估考试的孩子学业,更令她无法释怀,频频拭泪,看者心酸。
陈桂英说,她去年7月杪在大山脚市区火车头捡铝罐变卖时,不小心跌倒,双脚被植物的尖刺刺伤。
回到家后,她发现植物的刺还留在双脚,她就是用针把留在伤口的挑出。原以为没事,不料一个月后,双脚突然肿胀、变黑。
“开始时只是肿一点,哪知道越肿越大,两只脚也慢慢变黑。我过后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只能清洗伤口,至今伤势不见好转,反而溃烂。”
她说,由于她没患上糖尿病,因此医生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造成她双脚肿胀、溃烂,只能每天到医院清洗及包扎伤口。
因为家贫,她受伤后,初期仍坚持晚上去当洗碗工人,赚取微薄生活费。她还撑着肿大、发痛的双脚,骑着摩多载孩子到武拉必小学上课,然后到医院清洗伤口。
陈桂英过着双脚痛楚的生活将近一年,如今双脚没见起色,相反的越来越严重,至今已很难步行,更不用说骑摩多。

好怕双脚被迫锯掉

每当双脚发痛时,陈桂英也无法忍受,眼泪直飙,她直言:这种痛真的无法忍受,让她痛不欲生!
“有时候脚痛起来,我只好一直用水淋双脚,减轻痛楚。每天晚上,更痛到让我无法入睡。”
桂英说,经过医生检验,她并没有患糖尿病,所以相信是因为细菌感染造成。
有好几次,她骑摩多载孩子上学及到医院清洗伤口时,因为失去平衡而跌下摩多,令她伤势加重。
“我去医院洗伤口时,医生对我说,必须锯掉双脚,我听了感到非常害怕。”

兄弟姊妹长贫难顾

陈桂英说,她是为了生活,才四处拾荒,晚上还去帮人洗碗。双脚受伤后,她虽获得福利部的援助金,但仍不足应付母子俩的生活费。
“单靠福利金是不够的,幸好我们获得一位善心人士捐助,兄弟姐妹也偶尔资助我们,不过他们都各有家庭,无法长久救济我们。”
前往探望陈桂英母子的威省慈联会会长易文祥受询时说,该会将儘快协助安排陈桂英到医院检查,以了解到底什幺原因造成桂英的双脚无法消肿。
他说,该会也会给予两母子生活上的协助,包括安排凯伦回校上课,以免耽误学习进度,影响他在小六评估考试的表现。

臀部溃烂坐着也痛

除了双脚,陈桂英的臀部也出现溃烂,还不时流出味道令人难闻的浓液。
她说,双脚的痛再加上臀部的伤口痛楚,令她的头也很难抬起来。
记者所见,每当桂英把头抬起时,她脸上的表情显示非常的痛苦。
“现在坐在椅子上也会感觉到痛,所以更别说要站起来走路。”

白蚁侵屋天花板漏水

桂英母子居住的组屋非常简陋,除了天花板石灰漏水,也遭到白蚁侵蚀。
屋内只摆放着简陋的几张椅子,可称得上家徒四壁。
但令两母子感到庆幸的是,这间组屋是他们自己购买的,这间屋子也成为两母子的避风港。

儿子:我喜欢读书 但没人载去学校

非常懂事的凯伦告诉记者:“我非常喜欢读书,但是没人载我去学校。”
他感到无奈,母亲生病不能载他到学校上课。同时,他也必须留在家里照顾母亲。
一行人到访时,凯伦正刚洗好衣物在晾晒,但他仍不忘把书本放在旁边,像是一边背书一边做家务。
自从母亲行动不便后,凯伦就负起料理家务的责任,当中包括购买食物、洗衣等。凯伦小小年纪拥有这份责任感,令在场者感动。
打曼茵碧英达社区发展及治安委员会主席刘津指出,他是上周在当地举办的清洁运动时,通过居民得知这对母子的不幸遭遇。
他说,见到桂英母子,他深感同情。有空时,他还协助载送桂英到医院清洗伤口,也因此安排慈联会到来给予两母子协助。
他希望本报把桂英的新闻报导出来,并呼吁社会人士给予桂英母子捐助。

相关推荐